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爱情文章

一封情书

2018-07-30 09:31编辑:admin人气:


一封情书

又是九月飞花的日子,天变得凉凉的,不时秋风扫过,掀起行路人的衣襟。
我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,反觉的身上更加冷,其实是我的心冷!
寒潇的夜空忽然传来泣笛的撕鸣,我忽然又想起记忆里想摸去又丝毫未褪消的你的身影。
记得我问你:“你会吹笛子?”你扬了扬头发优雅地说:“会吹一点。”
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?能吹出曲调来吗?”当时我很兴奋。
“我高中开始学的,自己买笛子,买书,吹吹就会了。”你说
我醒悟地说:“这么简单吗?我也要买笛子自己学着吹”

不久我真得买了书,买了笛子,自己也学着吹起来,现在每每看到笛子就会想起那个晚会,你说:“你会吹笛子!”
已经几年了,我该学会吹了才是,可是室友们都说我吹得很难听,想鬼哭狼嚎,悠悠咽咽泣不成声。我想我确实还没学会吹,因为没你教我。
你是个忧郁的浪子,是的,我看得出,从你的眼睛里,从你消瘦的脸上,忧郁、躲闪又清雅的表情。
有人曾问我:“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?”

我回答说:“我喜欢比较内敛、忧郁的男生,讨厌那些性格张扬、自视清高的男生。”其实我时常问自己,到底是因为忧郁才喜欢你,还是因为你才喜欢上忧郁!

你的表情清瑟落寞,像个背着吉他四处流浪的诗人,时不时捻来诗歌轻声吟唱别人不懂的词句。是的,别人不懂的,就连我也琢磨不透你,我只能隔着墙来揣测修竹何以这般忧伤!虽然我不能明其根由,但我却能感受得到你那种感觉,因为我时常也会被莫名的感伤所侵扰。
你喜欢写诗,而我原先不大写的,现在也尝试着写写,虽然不及你好。
你的笔名叫若水,别人说像个女孩子的名字,我也觉得,我常常揣测你何以取笔名为若水。
水,清净明泽,无求寡欲,不过它该是忧郁的,“人生常恨水长东。”
我想你家附近该有条河,你或许就是在水里泡大的。你心若止水,视俗尘如云烟,只是离得太远了,反被云霭遮了颜容,看不清你的本来面目。
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,我也说不清楚,或许是自那日你惆怅地说:“现在真正纯正的东西不多了,文学这东西真正执爱的人也少了。”或是那一声长长的叹息和忧郁的眼神,落寞又凄凉!

以后的日子是自己虐待自己的日子吧!明明是喜欢你的,却装出一副冷漠淡然的表情,明明是眷恋着你的,我却对自己说那不过是欣赏,不算是喜欢!而每每你把背影留给我的时候,我心恨恨的,你是故意躲开我吗?于是我也学着把背影留给你,然而转身离你而去时我心却是揪心的疼,只怕你永远不会明白。

我翻得最多的一本书就是《红楼梦》,我最怜惜的人物也就是书中的绛珠仙子,绛珠草为报神瑛甘露之恩,愿来生以泪相还。梦断魂离,泪尽心竭,一腔痴情也随了玉体香消损,而恨恨悲歌只惹得观者泪光涟涟。
柔弱之躯泪做而成,每每吟起黛玉葬花词就引来无限凄情,你可还记得我那首《冷月葬花魂》?

温柔的晓风
抹不去
昨夜她相思的泪痕
点点的玉露
倾注了她剪不断的一往深情

独爱那一湾碧水……

“银汉”之遥
遥遥不过几丈,几尺,几寸
却让她望穿了秋水
望天空彩票断了青春

形残了,色褪了,花凋了
只得扬扬作雪飞!

那第一次的亲吻
那最后一次的拥抱
瞬间的柔情
却化做孤独的飘零

心碎了
魂消了
魄散了
独有
冷月葬花魂


其实我想我就是那落花,你便是那流水,奈何流水不识落花意,空付流水一片心。

于是我想我该明智地走开才对,我对自己说,其实你并不完美的,你放浪形骸,你言而无信,优柔寡断又独擅其行。
“愁看残红乱舞,忆花底初度逢,难禁垂头泪涌,此际幸月朦胧……”这是陈百强的歌,听着这歌,我写下这首诗:

憔然地坠落
已是莺飞雁过
霜打秋荷
突兀地在风中哆嗦

问讯儿不得
我说
是不是明日就成了冰魄?

赔了这么多
你得到什么?
潇湘竹苑
是否还残有我的冰哥哥

我确实倦了,累了,我选择了离开,离开的的理由是什么?当时你问我:“你为什么要走,是觉得我做得太少了吗?你的压力太大了吗?你知道我一直在忙着整理社刊。”
我回答道:“我走是因为……”
“因为什么?”你问
“因为你……”其实我想说因为你不懂我的感受,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的,可是你不明白,或装作不明白,留在这里只会让我陷得更深,而另一方面你在处理社务方面又实在让人失望,既爱又恨的感觉你如何能体会!你当能不会明白,也不可能明白我心中的苦,而摆脱这种苦我想就是我离开。
在爱恨交织的情感里我已经困顿了两年,我还想再困顿下去吗?
最后我离开了,你也离开了,也算得上同进同出,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把我们那本期刊弄出来,我知道你天空彩票与你同行发了很多时间在那上面,我也很希望把它出出来,为了完成我们共同的心愿,也因为上面会有两个署名,一个是你的,一个是我的。你曾经说我们俩换个位置,我莞尔拒绝,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我只想作个助手,作你的助手。虽然在一起时,我这个助手做得不好,离开了,我却坚定地要把期刊弄出来。
以后一个来月,我像只苍蝇,忙着编排期刊。我从网上下载图片,用photoshop编辑图片,改了再删,删了再改,眼睛弄迷糊了,饭也顾不上吃。最后终于要出稿了,拿了盘去拷,盘不够又去买了一个,拿去打印居然打不开,又拿去拷。第一本期刊打出来已将近12点,宿舍铁门已关了,没想到第一次爬铁门居然是为了这本期刊。
期刊弄出来了,我终究没能给你。我是在逃避着什么。


你“不是归人,是个过客”,我们擦身而过,落叶沙沙,铺满远行的古道,乔木凄凄,装点秋的娥眉。我把一切交给时间,以为时间会把一切冲淡。然而时间却给我开玩笑,你的颜容却被时间描摹得更加浓重。

喜欢听《望忧草》,却终究摆脱不了烦忧。我想有些人是这样的脆弱,脆弱的如透明的薄膜,一触即破。海子去了,三毛走了,爱上流浪的人放纵一颗流浪的心,在都市喧哗的街头搜寻清净澄明的原野或是大海,只是望穿了秋水也不过是脑海里的蜃楼,梦里的天堂。尘世里连落日、浮云也都蒙了尘垢,难见真颜!

我想我是坚强的,因为心里还有亲情,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。你也该坚强的,虽然尘世里有清平和不如意,但毕竟心里还有梦,还有追求!
有时我会把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写在纸上,我发现我的姓和你的姓拆开来只差一横,不过这一横却足以隔离我们,让我们一个在天之崖,一个在地之角。别笑我好吗?我知道我很傻,你也许一点也不在乎,我不介怀。我这样做只是为了释怀,我不想再执迷下去!
再相见必定是无语,我们向来是熟悉的陌生人。我从不信来生的,但我却想对你说:“若有来生,希望遇见你是在我最美丽的时候,你也能执爱我一回!”

(来源:天空彩票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gspsinc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